【离夏和爸爸】(7.1-7.4)【作者:13691058106】   乱伦小说 
字数:975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第七章最后突破01

  再婚破裂以后。家里基本上就剩下了离夏父女二人「您怎么啦?」晚饭时。离夏见父亲坐到饭桌上有些闷闷不乐,喝酒也是一言不发,离夏便哄着诚诚回房休息。支开了儿子之后,悄然坐在了父亲的身旁,把手按在了父亲的酒杯上。
  「没事。」老离正要端起酒杯喝酒,白玉色的柔软小手便扣在了他的酒杯上,扬起脸看着闺女,颇有些落寞地说了一句。

  「还说没事呢,看您现在的样子。喝了多少酒啦?以后您少喝点,事情都过去好几天了。您就不知道心疼自己吗!」初看,眼前的女儿宛如十七八岁挽着辫子时的模样,恍惚间在老离的眼前不断变化着,越来越像,重叠起来的样子便有如乔颖彤再生出来。

  「颖彤——」老离低声喃喃,酒杯上他握住了女儿的手,像是寻找安慰似的,轻轻摩挲着女儿如玉如滑的嫩手。

  「想我妈妈了。别难过了。不是还有我陪着您呢。」见父亲失神的样子,离夏不忍父亲的心里再次出现创伤,两只葱白的小手齐齐抓住了父亲的手,哄孩子似的安抚起来。

  「哎。」长叹了一声,老离抬起了头,怔怔地看着闺女。

  拿起了酒瓶,离夏给父亲的酒杯蓄满了酒,清婉地说道「这事情又不怨咱们,您又何必纠结呢!」端着酒杯,离夏又说道。「别在意别人说些什么,只要自己过得舒心,那就足够了…喝了这杯酒,就不许您再喝了,知道吗!」「爸听你的!」闺女断续说着,心底的隐伤终究逃不掉闺女的眼睛,知父莫若女,说得老离心里一阵感动,愧疚的内心随之淡了下来。

  「还说呢,哪次您又是听我的了!」脸上带着笑,离夏挪动着身体凑到父亲身边。

  「陪陪爸爸。爸以后少喝。」老离眼前一亮,接过闺女递过来的酒杯的同时,伸出双手紧紧地把闺女搂进了怀里。

  「还不是得听您的。」闺女莞尔一笑,抬起屁股就坐在了父亲的腿上随这悠悠岁月的流转,仿佛在记忆的长河里。曾经有过这样一段镜头,那年,待嫁中的花信俏姑娘坐在不惑男人的怀里,父女之间亲亲密密,诉说着衷肠,随着镜头延伸出来,展现在紧紧搂抱着的父女眼前。只不过,当年那个丰熟的少妇。也就是夏夏的妈妈。现在已不在他们身边,天各一方,阴阳相隔。

  回到当前。又是女儿依偎在父亲的怀里。被微醉的父亲紧紧地搂抱着。陪着爸爸喝了一杯酒以后。离夏身上有些发烧。脸蛋红红的。「热。」女儿温顺如猫,蜷缩在父亲怀里,感受着父亲的呼吸和身体上的躁动,不时地被父亲吹在耳边的酒气弄得身体痒痒,尤其身下还有个凸起物不断顶耸着,叫人心神迷乱…熟悉的味道总是不经意地让人留恋着,那醇香的美酒似乎也并未令怀有身孕的离夏觉得一丝反胃,更多的是沉醉,眼中透着氤氲,感觉身体渐渐的燥热。

  「陪在爸爸身边,简直委屈了你啊!要是难受就。就别,别扰了肚子里的孩子。」一个热字便让有些忘乎所以的老离醒转过来,这时候的闺女可是双身子,别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让她浑身难受。

  「都给您看过检查报告了,嘻嘻。真坏。」微闭着眼睛,老离感觉到闺女用头部摩擦着自己的脸颊,身子也在他的怀里轻轻摆动起来。

  隔着丝质短裙把手搭在闺女的身上,无论放到哪里,老离都能感觉到闺女身体上的隐隐跳涌,让他情不自禁。

  这感觉和味道,在仲夏夜的暖风的吹拂下,有浓浓的亲情相伴,有美酒佳肴的相佐,在半轮圆月的陪衬下,似乎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儿。

  抿着酒,老离偷瞧着闺女的侧脸,见她微闭的眼眸轻轻的错动着,眼睫毛长长挑了出来,便夹动着筷子给闺女送了一口菜,就像多年前闺女未出阁时,被他搂坐在怀里陪他喝酒一样。看着闺女唇齿轻动,老离的心头逐渐舒缓,放下筷子,老离在闺女耳边轻轻的说道。「热呀?爸,爸帮你脱。脱。嘻嘻。那里热。」心潮起伏,动作中,老离的手从闺女的身后把裙子的拉链悄悄拽动,随之敞露出一片腻人的白光。见此情景,老离的拇指食指相扣,闺女如滑的后背上那横起的奶罩扣瓣。便被他磕了下来。奶罩便无声无息的在裙子里滑落下去除了卷动垂泄的栗发,在给闺女拉链打开之后,已然敞开了一道口子,把她那盈光玉润的后背完全展露了出来。

  颤抖着双手,老离把手探向闺女的玉背,在上面来回抚摸了几下。见闺女身体不断的战栗,老离自己的身体又何尝不是那样。轻缓的动作着,双手颤颤巍巍地。一寸一寸的游走着,钻进裙子里,终于摸到了那对沉甸甸而又热乎乎的宝贝。
  这个当口,老离只差说一句「请宝贝转身了」,实际上,在他双手抓摸住闺女胸前那对豪耸的玉乳时,哪有工夫思考别的问题。双腿承受着闺女丰腴的身子,耳边听着她那微微喘息的声音,就凭两腿间支起的那根橛子。也是让老离心跳加速,脑袋都冒出了汗!

  夏儿的奶子比她妈妈的还要壮观,软中带着弹性,肥熟到了极致,仅是摸了两摸。奶头便翘硬起来,肉丢丢的让人爱不释手。摸着摸着,下意识里,老离侧头偷看了两眼大门口的方向,这时候,在他的心里竟紧张了起来,总担心出现一些问题,尤其是怕那突然钥匙开锁的声响,脑子里一冒出这个念头,他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
             第七章最后突破02

  想起曾经的过往云烟,让老离心惊肉跳。眼前的的情景似曾相似。那是离夏结婚前一周。也是女儿陪自己喝多了酒。浑身发热。自己竟然趁着闺女昏迷不醒。把他抱到了大床上。扒光了她的衣服。趴在女儿的身上紧紧地搂着。让他不能反抗。把自己的大龟头顶入了女儿的阴道口里。并且在那里面呆了很长时间。差点破了闺女的处女身。从而铸成大错。唏嘘声里老离激动的心情渐渐冷寂,当爹的居然又对闺女要做出这种事情。想起了这些往事,老离的脑袋上如同被泼了一盆凉水,凸起的阳具渐渐萎靡了下去。

  老离脑子里一阵错乱,随后昏昏然从闺女的裙子里抽出了双手,叹息声中,老离又把酒满上了。

  「爸,嗯。您也少喝点吧。喝多了热的难受。」刚刚被父亲摸得浑身酥软,双腿之间都潮热了起来,父亲猛然停止了动作,偏偏又满上一杯白酒,这莫名其妙的举动直把离夏臊得一脸通红,乜着父亲说话连声音都变得发软起来。

  老离直直地看着闺女的眼睛,心情极为复杂,感伤中多了忧郁和落寞,再不复之前的冲动和兴奋。

  前后变化如此之大,看来父亲的内心波动的确很大,只是不知他心里又想到了什么。一个受到挫折和打击的男人,此时是多么无助,他只是普普通通的人,没有超凡脱俗的本领。感受着父亲那有如做错了事情等待惩罚的样子,此时的爸爸更像是个孩子。

  算来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了,父亲本已平复的情绪在激动过后再起波澜,尤显得郁郁寡欢。离夏不想父亲一再难过伤心,便伸出莲藕般圆润的胳膊,搂在父亲的脖子上,就像她小时候不开心时父亲哄着她那样,轻轻唱了起来:   唱罢,离夏闭上了眼睛,把脸贴在父亲的脸上,柔声说道「爸爸。女儿一直都陪在您的身边,一直都在!」耳边轻轻的呼唤,那声音极为动听缠绵,钻进老离耳孔的时候,怀里的软肉在畔,那感觉犹如万千虫蚁爬身,只让老离难以控制情欲,矛盾的心理在左右不断徘徊,抓住酒杯的手松开紧握了多少次。

  这么多年过来,除了闺女当初结婚前有过一次亲密的接触,剩下的便都是暧昧不断,即便是她坐月子时,也都只是摩摩擦擦,不敢过多逾越雷池半步。如今到了花甲之年,人生走过了大半,又回到了这一步。真是做人难。难做人啊!
  「爸。给我挠挠后背吧!」不知何时,闺女清婉出口,把身子背向了老离。
  没有了胸罩的束缚,那白花花的后背浮现在了老离的眼前,让他无处躲避。无处躲藏。

  只象征性地弄了两下,老离便感觉裆里的玩意又不受控制地硬了起来。盯着闺女盈亮的后背,老离又看了看桌子上的酒杯,一个深呼吸后,他便伸出手来,抓住了酒杯,一口干掉杯中的白酒。

  随着酒的入肚。气血瞬间涌上心头,老离的手便再度伸了出来,这次不是从后面搂住闺女的乳房。而是把闺女横抱在怀中,动作不同。当然目的也就不同。老离已经不满足于搂搂抱抱。摸摸捏捏了。他要完成女儿结婚前自己想完成而没有完成的任务。现在的女儿已经不是处女。他也不在担心给女儿破处了。老离哈着酒气。冲着离夏说道。「夏儿,你越来越像你妈啦」,颤抖中,老离的手臂钻进了闺女的裙子里,指头轻抠,中指便戳在了一团柔软湿润的地方。

  「嗯。」见父亲脸色血红,双眼几乎喷出火焰来,离夏的双腿上有如蚁爬,接着。父亲的手指就触碰到了自己的私处。怎么办。阻止他么。父亲的心情刚刚好了一些。可是。不阻止他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。离夏犹豫着电流在指头触碰到私处时。便迅速扩沿出来,别看隔着一层内裤,但那挠心般的麻酥感,直接换来离夏一声轻呼,她翕合了一下杏眸。随后又紧紧闭起,双臂搂在父亲的脖颈上,他搂得更紧了。此时的离夏。也回忆到了自己结婚前的那一次。那一次自己喝的酒比现在要多。好像完全喝醉了。也不知道父亲是怎样把自己抱到大床上去的。又是怎样脱光了自己的衣服。自己一直是迷迷糊糊的。直到父亲的大龟头进入到了自己的阴道口里面。一股钻心的疼痛才让他醒了过来。他想挣脱。可是身体被爸爸众众的压着。已经没有可能。他非常害怕。还有一个星期自己就结婚了。要是被爸爸破了身子。自己怎样面对自己的丈夫。幸好。正在危及的时刻。听到了开门的钥匙声音。妈妈及时赶了回来。虽然事后离夏再也没有提起此事。但是他一直记忆尤新。现在那样的情景又出现了。离夏的心里已经不再害怕。他已不是处女。而且还和公公通奸偷情了八年。他还害怕什么。他正盼望着父亲来完成那次没做完的事情呢。  鼻翼轻耸,曾经的青春姑娘。如今已变成丰腴美妇,勾动着情意流转,想到青年时的情景,脑海瞬间律动出的场景。在今时今日再度上演,见不得父亲的酸楚和难受,便让离夏甩出了我热一词,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信号,父女二人之间的秘密。

  正所谓:人生如露亦如霜。大梦十四载情长。

  青丝韶华匆匆转,不做生死两茫茫。

  「颖彤」喘息中老离又呢喃了一句,听那语气,老离似乎真是喝多了。在晃动中,老离抱起了女儿的身体,女儿的双臂搂在父亲的脖颈上,身子横挂在那里。老离抱着女儿向自己的卧室里走去他再也不想错过了,再也不要和老伴那样,阴阳两隔,总是出现在梦中…

             第七章最后突破03

  被老离猛然一抱起。离夏一声轻呼,翕合了一下杏眸。随后就紧紧的闭上了双眼,双颊泛红。双臂便紧紧地搂在了父亲的脖颈上,这一次。离夏确实是清醒的。他知道父亲想干什么。可是他不想再拒绝了。他要给父亲一次机会。满足父亲一回。老离抱起了女儿的身体,他再也不想错过这次机会了,她抱着女儿。坚定的走向了自己的卧室心口抑闷,酒气上涌时,老离眼前那张俊俏的脸蛋左右摇摆不定,他摇了摇头。让自己使劲看清被自己抱着的女人,身前挂在他脖颈上的女人。最后幻化成已故老伴的模样,老离还未进行仔细端详,老伴便把身子转了过去。

  凑到老伴的近前,老离的心里无限欢喜,这阵子他心里憋得难受,实在需要发泄发泄了,难得老伴来陪他,正趁了她的心思。

  没有了高跟鞋的阻碍,更没有了连裤丝袜的束缚,老离就很顺利地便把女人的裙子和内裤。从她的身上剥落下来,一个白白的光溜溜的身体。便一览无余的展露在老离的眼前,看着女人赤裸的身子。老离有些萎靡的阳具。便再度被唤醒了起来他迫不及待地脱掉了自己的裤子,嘴里叫着老伴的名字,便把她推到了大床旁边。

  「里面的东西老刺激了,还有乱伦的呢。让你媳妇儿看看,保证爽死你,让你夜夜当新郎啊。」想着卖黄色光盘的女人的话。老离迷醉的眼睛扫视着女人白皙翘挺的屁股,脑子里又出现了今天白天碰到的事情。老离的身体就一阵阵的抽搐,即便是不断暗示自己、不断麻醉自己,但脑海中既然闪现出白天的情境,把他从幻觉中拉回道现实,眼中就只有这个光溜溜的女人了看着这个女人的身体。是那么的不攻自破,所谓的老伴也只是心头的一点寄托,十足的掩耳盗铃罢了。他心里完全明白了。那不是老伴。而是自己的女儿虽然已经放开了。决定要了自己的女儿了。仅存的一点清醒。又让老离有些纠结确实是这么个理!乱伦,尤其是突破血亲的那种禁忌交合,这种滋味有如饮鸩止渴,虽明知是毒酒,但偏偏还要去尝试。去喝它,为什么?是老离他傻。还是说他浑?其实不然!

  这种骨子里的情和爱。早在离夏还是孩子的时候。便印入老离的脑子里,一直到女儿出嫁,可以说,女儿出嫁这件事算是一个大的分水岭,很有一种父女离别的感伤。老离之所以后来喝多了酒。会时常给闺女打电话求助,无外乎也是借机听听闺女的声音,久而久之。就形成了一种默契。再说了,他曾不止一次教导闺女。在夫家要孝顺老人,其实也是一种父爱的体现,怕女儿到了对方家中受气而不适应,便千叮咛万嘱咐,即便是闺女成家以后,老父这颗心也还是惦记着闺女的。

  自打闺女出嫁前夕。有了那一次借酒跨越伦理之事,事后老离酒醒之后也十分后悔,愧疚万分。不止一次暗骂自己无耻,虽然事情未成。老离也总是纠结不断。但闺女还是闺女,并未指责老离什幺,也从未向老离提起过那件事。又令老离心存一丝念头,乃至于闺女产后坐月子回了娘家,更是让老离喜出望外。万千言语化成默默念想,一直到丧偶来到女儿家中面对女儿,这段经历时期,老离的心境又不同了。

  老离看到女儿女婿合家欢乐的样子,就不忍再去干扰女儿的生活。去和女儿发生些什么。心底里为了打消自己的念头,也恰逢和张翠华来往亲密,便提及到再婚问题,说白了就是给自己找个台阶,打算彻底断了那种念想,但事与愿违。
  经历了婚变,其实这还不算特别糟糕,最令老离难以接受的是,闺女受到了伤害,倘若换做了老离本人,这事也就稀里糊涂过去算了,但涉及到闺女身上,这简直如同拿刀子戳他老离的心,这是最不能让老离接受的。

  痛苦了一段时间过后,老离在女儿的劝说下,其时已经走出阴影,可是今天晚上,他本来就喝得有些晕乎了,头脑不是很清醒了。恰逢闺女也喝了不少酒。又说出了那个敏感的字眼。热。爸。我热。让他回忆到了当初那一幕。还以为是闺女故意的。要把身子给他了。再面对女儿的一番安抚时,于是就有些头昏脑涨,有了不安份的想法。老离还真是猜对了。闺女确实是故意的。刚才喝的那点酒。对经过千锤百炼的离夏来说。值不得一提。他完全是清醒这的。怕父亲再半途而废。他故意说出了那敏感的字眼。爸。我热老离的脑子里天翻地覆,老离的手在动,撩着女人的裙子掀起来,见她并没有阻止自己,在颤抖中,老离的动作很慢,生怕遭到女儿的拒绝,他知道。女儿虽然喝了酒。可头脑还是清醒的。一是他喝的没有那次多。二是经过了十多年的历练。夏夏的酒量肯定比以前大了。身体发热那是正常反应。头脑还是比较清醒的。他知道我在干什么。他要是不愿意一定会拒绝自己的。可是。哪知道这一次竟然是如此的顺利。女儿并没有拒绝他。而是非常的顺从。就让父亲脱下了她的裙子和内裤。只是脸上泛起一抹娇羞。当然有女儿的害羞心理。也有酒的作用。脸上泛红是很正常的老离低着头,寻睃着女儿的羞涩。

  女人那如水光滑的后背。在灯光下散发着耀人二目的光泽,毫无瑕疵。老离定了定神,女人浑圆硕大的桃形屁股高高耸起,咫尺间摆在眼前,冲击着老离的感官,让他无法抗拒那股柔嫩圆滑带来的无比诱惑。

  这种似梦似幻的场景让人难以置信。在这一刻,酒精麻醉的效果。和血脉喷张的场景。让老离的脑子一时清醒,一时糊涂。临到头来的事情明明摆在面前,却给他一种很不真实的存在,在突然来临之际,身体和心底里只剩下了战栗。
  眨着眼睛,老离几次凝神屏息,但生理和心理头的念头。却是非一个人能够掌控的,再坚持也是徒劳,欲盖弥彰。透过急促的呼吸和颤抖的身体。早已把老离的内心表露出来。

  啊。父女血亲相奸,光是想想便足以让人疯狂,更不要说去亲身实践了。个中的体味早在十多年前便有过一次尝试了,虽然那次没有成功。可是那种感受却让老离记忆犹新。那种趴伏在赤裸裸的女儿身上的美妙感觉。那种自己的龟头进入到女儿阴道口里的美妙滋味。女儿热热的阴道口对自己龟头的紧箍。吸咂的刺激。真是太厉害了。眼前。别看相隔时间那么长了,但每一个点、每一个画面,在这种情欲激发出来时,总会让人在不经意间想起。纸是在某种媒介的刺激下,这种想法便越发强烈起来,同时,这根本无法阻止,也是没法控制的事情。
  一阵阵眩晕过后,老离睁着血红的眼睛,身体里的血液沸腾翻滚,脑子里一遍遍回忆着老伴的样子,心里也在念叨着她的名字,想借以逃避现实,但这种掩耳盗铃的做法。非但没有让他心如止水,反倒让他在片刻的忏悔中兴奋异常,从那一刻开始,老离的眼睛就再也没离开自己身下女人那诱人的白皙身体。

  面对此情此景,老离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人。又岂能坐怀不乱?
  女人雪白的屁股就像水蜜桃一样,干咽了一口唾液,老离便把手搭在了女人翘挺的屁股上。女儿的身体温顺的畏缩在父亲的怀里。没有一点抗拒的意思。好像在说。爸爸。快来吧。女儿完全是你的。你想怎样就怎样女人的臀肉肉感十足,触摸上去滑滑腻腻的,圆润紧致的同时闪耀着肉光,简直是肥挺浑圆,叫人心里不由得冒出一股强烈的淫欲。「嗯。我要,我要去占有她,我要去征服她!这一回不能再让他跑了。」

             第七章最后突破04

  该是到了一鼓作气。拿下女人的时候了,可是。老离的身体却哆嗦得更厉害了,心里扑通扑通地乱跳,徘徊期间,脑子里飘来飘去的血亲两个字。在不断飞舞,而后面那两个「相奸」二字。又时刻冲击着老离脆弱的神经。

  最后定住了神,老离咬着牙,低声颤抖着叫了一声「颖彤」,见女儿也战栗着。颤动了一下身子,老离便把自己微微颤抖着身体靠了过去。贴在女儿的屁股上此时的离夏站在父亲前面。脑子里不断的思索着。「嗯。是他把我生下来。带到这个世界上,又把我养育成人,难道我就眼睁睁的看着他难受而不去管吗?再说。要不是他控制着。在我婚前他就破了我的处女。要了我了。妈妈都已经不在了,也不用再让我心里觉得愧疚了,反正闺女也是他的,就把身子给了他吧。嗯。反正,嗯。可是太羞人了。」在紧张中。想到爸爸趴在自己身上,把粗大的阳具插在自己的幽洞里面。和爸爸做那样的事情。简直太害羞了。离夏双手支撑在父亲的大床上,脸儿也如喝了二两白酒一般,早已熏熏然。漾出了一片红色的光艳。
  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,离夏心里非常清楚,很想让父亲来做。自己也非常想做。心里却矛盾着。这毕竟。毕竟是与亲生父亲做那种突破伦理的事情,又是第一次。他还是很害羞。这种害羞。离夏有过很多次。刚出嫁的时候。和丈夫最初的几次房事。他都很害羞。后来和公公发生关系的时候。他更是害羞了很长时间。尤其是第一次和公公真正亲密的时候。更是让他无地自容。现在。又要和自己的亲生父亲来做这样的事情了。他能不害羞吗。他会很害羞的。而且会害羞很长时间冰冻三尺。非一日之寒,从小到大几十年的相依相伴,离夏从骨子里便对父亲存在特别亲切的感觉,那是一种依赖,依附,依恋的情感。因为爱他,因为他是爸爸!

  「现在爸爸老了,又经历了许多是是非非,不是说好了要给他幸福的吗!丈夫也会这样支持我的!哎呀。我想的都是什幺啊!」忽觉下体一紧,离夏挺直了身体嘤咛一声。发出声后,一双火热的大手便搭在了她的屁股上,还有一根更为火热坚硬的家伙。挤开了她的身体。插入到了早已湿滑的下体间。

  老离呼吸急促,比之初始时感觉更强烈了,离响也只是刚刚把下身的龟头插进了女儿的阴道口里,整个茎身留在阴道的外面。不过。着已经是一种突破了。就如同女儿结婚前那一次一样。闺女的阴道口紧紧地包裹着自己的龟头。温热湿滑中还不断产生出吸附感,龟头在女儿油乎乎的阴道口里。被紧紧地包裹着。感觉热乎乎的。非常舒服。不过。那次的突破被闺女的处女膜挡住了。现在。又有了这种突破。可就挡不住进一步的动作了。犹似还不敢相信,老离低头紧盯着女儿肥白的屁股。呆呆的看着自己的龟头隐没在女儿身体里的阴茎透过微敞的窗子,和煦的夏风缓缓吹拂进来,这样的季节虽说是个慵懒的时节,但心底的情欲却呼之欲出,像知了的鸣叫,令人烦躁不堪,就得做点什么事情出来,唯有这样才能解决问题。

  那已经变得硕红粗大的龟头。嵌在了女儿的肉穴里,温暖湿滑,二人的生殖器相互感受着对方的温热,就像一支张开嘴的鲫鱼和男人的龟头相互纠缠在一起,相想以湿、相濡以沫,互相诉说着十四年来五千个日日夜夜的相思之苦。不过。今天终于相逢。拥抱在了一起自己的粗大龟头浸泡在女儿肉屄的杯口上,老离并未急着往里插入,因为时间相隔的太久的缘故,幸福的突然来临。让他心里有一种极不真切的感觉。再说了,闺女的内裤怎么就那么容易被脱掉呢?这一切都让老离以为自己又在做梦,就算是箭在弦上,也被时间所凝固,让他不敢再往里冒进在灯光下,父女的身体轻微颤抖中僵持着,缓缓的抱出了个英文斜K字的摸样!女儿弯着腰。老离直直的站在后面女儿私处上的肉屄。甫一被一根大肉棍子插入,被撩拨出来的情欲。在浅尝辄止的触碰下。令人更加百般难受,偏偏又让人呼不得叫不得,悬在半空的感觉。让离夏苦不堪言:既然已经进去了。就是突破了血亲相奸的第一步。爸爸怎么就不知道在动动呢?啊。再往里插插呀。最好全插到里面去。都已经把我当成妈妈了,难道还要让闺女来主动迎合。简直是臊死人了。
  急促的呼吸,颤抖着身体,彼此血脉相连在一处,在静谧的房间里的每一个声音。都听得极为清晰,让人狂躁而难以平静。

  离夏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暴炸了,她能感觉到身后面的颤抖,也能感觉到那根粗大的阳具似乎有些疲软。感觉事情就要完结。他有些不甘心。经历过男女之事的她。再没有当初做闺女时。存在着的撕裂感,可身后的父亲却像没经历过的人一样,怎么还在那里戳着不动呢!搅得人心惶惶,偏偏还不敢发出声音,憋得离夏更难受了!为了事情不至于半途而废。为了唤起父亲的情欲。离夏还是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「嗯。」血脉喷张的血亲交合,伦理禁忌在释放出来之后,滚烫的血液催发出原始的欲望,情欲被呼唤出来而压倒一切。听到女人轻微的呻吟声,把老离从不确定的幻觉之中拉到了现实,她定睛观瞧,身下滚圆的屁股是如此清晰,并且还好像在微微摆动,而自己的棍子正戳在女人湿漉漉的桃源处,女人的穴口在反复急促地箍咬着他的龟头,上面传来的酸麻湿热感。简直是太舒服了,让他倒吸了一口冷气,老离心道,这绝非是梦境。

  闭上了眼睛,老离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屏气凝神,他的双腿牢牢的站稳。
  有些疲软的阳具在老离集中精神之后,随着女人肉洞的反复裹吸。便再度硬邦邦起来。成了一根粗大的棒子。想当年。临门一脚被他射飞了,如今故地重游,这回定然不负春光,一定要。嘿嘿想及至此,老离长吸了一口气,双手摸索着把在离夏那对硕圆的大屁股上,把粗大的肉棒往闺女的肉洞里缓缓推送进去。
  感觉到父亲的东西又涨大了。并且开始往里推进。离夏放心了。「嗯。嗯。」内心压抑着,离夏又想着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,但父亲那硕起的大龟头。划过自己肉壁时。摩擦壁肉的感觉。不光是填满了身体上的空虚,它牵扯着自己敏感的神经,血肉相奸的心里刺激。就像是早已干涸的田地被一通猛灌,久旱逢甘露时的生理反应。自然的迸发出来,开始还能矜持,后来则如同蚂蚁爬遍全身,何止是麻痒那般简单。

  随着老离硬邦邦的男根的慢慢插入,最终压抑不住,离夏高昂着脑袋,双眼翕合,从那翘挺的鼻子里哼叫出揉揉的呻吟声。

  此时血亲交融,真正突破了最大的尺度,不再是曾经的蜻蜓点水,女儿的阴道和父亲的阴茎紧密地抱合在了一起。已经没有意思的缝隙。哈哈。终于完全进去了。终于完美结合在一起了。着血亲相奸的任务也终于完成了。老离释然了。离夏一颗悬着的心也放下了。脸上露出了微笑老离只觉得龟头深入到一片朦蒙胧胧的世界里,他感觉顶到了尽头。顶在一块软软的肉上。他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,尽量保持着镇定。身下交合的地方,那里温暖、湿润,整根阳具插入其内。统统被包裹住了,他非常舒服。令他想象不到的是,父女二人的器官。结合的居然事如此契合,那么完美。

  从开始浅浅的嵌入。一直到深入到内里,仔细感觉一下,女儿的腔道之内仿佛布满了吸盘和触手。先在穴口处杀了一道紧箍,彻底套牢了阳具的根部,就像呼吸一样不断一松一紧的脉动着,随着老离阳具的搏动。一点一点适应着它的尺寸。而肉洞里面层层叠叠的褶皱和无数的颗粒。阻碍摩擦着粗大的龟头,分明就是由无数个肉套组成的,竟能以蠕动的方式。滚动按摩自己的阳具,简直令老离喜出望外。女儿的幽洞简直就是人间的极品。让男人无比的舒畅。啊。啊。太美妙了。老离大口的呼吸着待续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9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